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【诡易录之楼唐井墓】第十章 白袍死尸

2019-08-21 点击:1852

  在我惊呼声完了以后,就看见冬铭央回头脸色雪白的看着我,大喝道:“快跑!”

  我有些发懵,不知所措的看着他,他见我站在原地动都没动,顿时有些急了,一把把我拉了过去,用力的扇了我两个巴掌,然后他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响:“往前跑,不管听到什么都别回头。”

  我还是有些发懵,但到底是听懂了他的意思,好像是我那一句惊呼惹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。

  我冲他点点头,然后和他一起拼了命似得往前跑。

  也不管前面会不会有危险,只要是路就一股脑的冲进去,遇到分叉路了也没时间考虑走哪边,最后也不知道跑了多久,感觉前面的光线似乎越来越暗,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,却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,冬铭央也不见了,整条过道里只有我一个人跑动的声音。

  我立马停了下来,直愣愣的站在原地,回头看着来时的方向,心里突然没来由的一阵发寒。

  冬铭央是在我后面跑的,通过这几天的接触,按理说是不可能丢下我一个人,跑去其他岔路的,我的第一想法就是那个怪物跟上来了,他去拖住那个怪物来给我逃跑的时间,但是在跑的途中也没有听见打斗的声音啊。

  我站在原地,不知道是要继续往前跑还是回去找他,但是我回去好像也没什么用,还有可能会拖累到他,所以我决定还是往前走走看,边走边等。

  我这才打量起四周,发现这里跟刚才一样,也是个过道,只不过墙上多了一些雕刻,虽然我大学专业学的不是考古,对墓室的构造不是太了解,但我越来越觉得这座将军墓就像是一个迷宫。

  这次我走的很慢,原因是希望后面的冬铭央快点追过来,还有一点是前面的墓室越来越黑,墙上的夜明珠好像越往里面越少,想起先前冬铭央说这是夜明珠的时候,我刚才从背包里拿出刀子试着能不能挖一颗出来看看,发现有戏,就是费点时间,心里想着是不是回头挖两颗带走。

  借着刚才从背包里拿出来的手电筒的光,我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过道的尽头,前面又是分左右两条道,跟先前的状况是一摸一样,我怀疑自己是不是一直在绕圈子。

  但随后我就注意到,在对面的墙角处有一个洞,像是临时被人挖出来的一样,非常的粗糙,我举着手电筒往里面照去,不过由于里面太深了,只能照到三四米远。

  但此时的我心里却是激动了一下,说不定从这洞里面过去会看见其他人,瞬间有了动力,我握紧了手电筒小心翼翼的爬了进去。

  爬进去后我才发现这洞挖的是有多简陋,刚刚好只够我往前爬,如果没有背后的包,我想还可以翻身,但加了一个背包的高度,使得我在里面胳膊都抬不起来,只能一点一点慢慢的往前挪动。

  所幸这个洞的距离不是太长,爬了大概十多分钟,终于看见前面有亮光透了进来,我心里一喜,难道前面有人?

  不过我心里还是留了个心眼,怕碰上村子里偷尸体的那伙人,所以在快要到洞口的时候,我关掉了手电筒,小心翼翼的往里面看去。

  里面的光非常的暗,不过至少可以让我看清里面的情形,这是一个四方形的石室,非常的简陋,在石室的中央放着一口棺材,棺材旁边零零散散的堆放着一些像陶器样的容器,估计是陪葬品。

  这个石室给我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,但又说不上来哪里怪异。

  我从洞里爬出来,打开手电慢慢的走向那口棺材,这还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棺材,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在剧烈的跳动着。

  等我走到那口棺材旁边的时候,我才猛然发现那种怪异的感觉来自哪里。

  这口棺材没有棺材盖,我下意识的看向棺材里面,看到了一堆严重腐烂的骨头,我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  心里暗骂自己想象力太丰富,这都什么世纪了,怎么可能会有僵尸什么的,但是突然又想起刚进来的那一幕,我心里又有些动摇,随即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,也不知道冬铭央怎么样了。

  我绕着棺材来到另一边,发现发光的东西是一个手电筒,手电筒上面刻了一串英文,我也看不懂,不过我的注意力已经不在手电筒上面了,而是我发现在棺材的另一边躺着一个人,一个穿着白袍子的人。

  一开始我还有些兴奋,终于看见活人了,不过当我借着手电筒发出的光,看见他的后脑勺已经完全空了的时候,我顿时感觉自己的下身一阵哆嗦,差点就忍不住当场尿了,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。

  我很想闭上眼睛不去看他,却又怕他会突然跳起来扑到我身上,有时候真的光靠想象力就能逼死一个人。

  不断地在心里给自己自我安慰,确定那具尸体死透了后,我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,心里暗骂一句真没出息。

  我跟那具尸体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后,打量了起来,看着像二十多岁的样子,穿着的白袍和我在村子里看到的那个人身上的一模一样,应该是同一伙人。

  从我的角度看,他的后脑勺好像消失了一样,在耳朵那里就紧紧地贴在地面上,看上去很滑稽。

  但是我能从耳朵后面直接看到他脑壳里面,顿时感觉胃里面一阵翻江倒海。

  赶紧移开目光,然后捡起地上的手电筒往四周照去。

  这里除了这口棺材和这个死人之外,就是一些瓶瓶罐罐的容器,也没有找到其他的出口。

  我心里有些疑惑,好奇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死的,他的后脑勺给我的感觉是不可能是人干的,而且这个地方就这么大,只有一个我爬进来的那个洞口,他也不可能是在外面死的然后尸体自己爬进来的,可是这一切又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  这些未知的东西顿时让我的大脑有些烦躁,心里越来越不安,很想抬头狂吼一声,宣泄一下这些负面的情绪。

  举着手电筒的手也是被我一顿狂扫,但就在我抬头的时候,刚好手电筒的光也扫到了上面,我看见就在我右边的的墙上面有一个洞,但是这个洞有点高,离地面有一点距离。

  96

  黄嘉默

 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

  0.3

  2019.08.18 08:51

  字数 2116

  在我惊呼声完了以后,就看见冬铭央回头脸色雪白的看着我,大喝道:“快跑!”

  我有些发懵,不知所措的看着他,他见我站在原地动都没动,顿时有些急了,一把把我拉了过去,用力的扇了我两个巴掌,然后他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响:“往前跑,不管听到什么都别回头。”

  我还是有些发懵,但到底是听懂了他的意思,好像是我那一句惊呼惹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。

  我冲他点点头,然后和他一起拼了命似得往前跑。

  也不管前面会不会有危险,只要是路就一股脑的冲进去,遇到分叉路了也没时间考虑走哪边,最后也不知道跑了多久,感觉前面的光线似乎越来越暗,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,却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,冬铭央也不见了,整条过道里只有我一个人跑动的声音。

  我立马停了下来,直愣愣的站在原地,回头看着来时的方向,心里突然没来由的一阵发寒。

  冬铭央是在我后面跑的,通过这几天的接触,按理说是不可能丢下我一个人,跑去其他岔路的,我的第一想法就是那个怪物跟上来了,他去拖住那个怪物来给我逃跑的时间,但是在跑的途中也没有听见打斗的声音啊。

  我站在原地,不知道是要继续往前跑还是回去找他,但是我回去好像也没什么用,还有可能会拖累到他,所以我决定还是往前走走看,边走边等。

  我这才打量起四周,发现这里跟刚才一样,也是个过道,只不过墙上多了一些雕刻,虽然我大学专业学的不是考古,对墓室的构造不是太了解,但我越来越觉得这座将军墓就像是一个迷宫。

  这次我走的很慢,原因是希望后面的冬铭央快点追过来,还有一点是前面的墓室越来越黑,墙上的夜明珠好像越往里面越少,想起先前冬铭央说这是夜明珠的时候,我刚才从背包里拿出刀子试着能不能挖一颗出来看看,发现有戏,就是费点时间,心里想着是不是回头挖两颗带走。

  借着刚才从背包里拿出来的手电筒的光,我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过道的尽头,前面又是分左右两条道,跟先前的状况是一摸一样,我怀疑自己是不是一直在绕圈子。

  但随后我就注意到,在对面的墙角处有一个洞,像是临时被人挖出来的一样,非常的粗糙,我举着手电筒往里面照去,不过由于里面太深了,只能照到三四米远。

  但此时的我心里却是激动了一下,说不定从这洞里面过去会看见其他人,瞬间有了动力,我握紧了手电筒小心翼翼的爬了进去。

  爬进去后我才发现这洞挖的是有多简陋,刚刚好只够我往前爬,如果没有背后的包,我想还可以翻身,但加了一个背包的高度,使得我在里面胳膊都抬不起来,只能一点一点慢慢的往前挪动。

  所幸这个洞的距离不是太长,爬了大概十多分钟,终于看见前面有亮光透了进来,我心里一喜,难道前面有人?

  不过我心里还是留了个心眼,怕碰上村子里偷尸体的那伙人,所以在快要到洞口的时候,我关掉了手电筒,小心翼翼的往里面看去。

  里面的光非常的暗,不过至少可以让我看清里面的情形,这是一个四方形的石室,非常的简陋,在石室的中央放着一口棺材,棺材旁边零零散散的堆放着一些像陶器样的容器,估计是陪葬品。

  这个石室给我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,但又说不上来哪里怪异。

  我从洞里爬出来,打开手电慢慢的走向那口棺材,这还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棺材,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在剧烈的跳动着。

  等我走到那口棺材旁边的时候,我才猛然发现那种怪异的感觉来自哪里。

  这口棺材没有棺材盖,我下意识的看向棺材里面,看到了一堆严重腐烂的骨头,我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  心里暗骂自己想象力太丰富,这都什么世纪了,怎么可能会有僵尸什么的,但是突然又想起刚进来的那一幕,我心里又有些动摇,随即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,也不知道冬铭央怎么样了。

  我绕着棺材来到另一边,发现发光的东西是一个手电筒,手电筒上面刻了一串英文,我也看不懂,不过我的注意力已经不在手电筒上面了,而是我发现在棺材的另一边躺着一个人,一个穿着白袍子的人。

  一开始我还有些兴奋,终于看见活人了,不过当我借着手电筒发出的光,看见他的后脑勺已经完全空了的时候,我顿时感觉自己的下身一阵哆嗦,差点就忍不住当场尿了,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。

  我很想闭上眼睛不去看他,却又怕他会突然跳起来扑到我身上,有时候真的光靠想象力就能逼死一个人。

  不断地在心里给自己自我安慰,确定那具尸体死透了后,我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,心里暗骂一句真没出息。

  我跟那具尸体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后,打量了起来,看着像二十多岁的样子,穿着的白袍和我在村子里看到的那个人身上的一模一样,应该是同一伙人。

  从我的角度看,他的后脑勺好像消失了一样,在耳朵那里就紧紧地贴在地面上,看上去很滑稽。

  但是我能从耳朵后面直接看到他脑壳里面,顿时感觉胃里面一阵翻江倒海。

  赶紧移开目光,然后捡起地上的手电筒往四周照去。

  这里除了这口棺材和这个死人之外,就是一些瓶瓶罐罐的容器,也没有找到其他的出口。

  我心里有些疑惑,好奇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死的,他的后脑勺给我的感觉是不可能是人干的,而且这个地方就这么大,只有一个我爬进来的那个洞口,他也不可能是在外面死的然后尸体自己爬进来的,可是这一切又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  这些未知的东西顿时让我的大脑有些烦躁,心里越来越不安,很想抬头狂吼一声,宣泄一下这些负面的情绪。

  举着手电筒的手也是被我一顿狂扫,但就在我抬头的时候,刚好手电筒的光也扫到了上面,我看见就在我右边的的墙上面有一个洞,但是这个洞有点高,离地面有一点距离。

  在我惊呼声完了以后,就看见冬铭央回头脸色雪白的看着我,大喝道:“快跑!”

  我有些发懵,不知所措的看着他,他见我站在原地动都没动,顿时有些急了,一把把我拉了过去,用力的扇了我两个巴掌,然后他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响:“往前跑,不管听到什么都别回头。”

  我还是有些发懵,但到底是听懂了他的意思,好像是我那一句惊呼惹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。

  我冲他点点头,然后和他一起拼了命似得往前跑。

  也不管前面会不会有危险,只要是路就一股脑的冲进去,遇到分叉路了也没时间考虑走哪边,最后也不知道跑了多久,感觉前面的光线似乎越来越暗,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,却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,冬铭央也不见了,整条过道里只有我一个人跑动的声音。

  我立马停了下来,直愣愣的站在原地,回头看着来时的方向,心里突然没来由的一阵发寒。

  冬铭央是在我后面跑的,通过这几天的接触,按理说是不可能丢下我一个人,跑去其他岔路的,我的第一想法就是那个怪物跟上来了,他去拖住那个怪物来给我逃跑的时间,但是在跑的途中也没有听见打斗的声音啊。

  我站在原地,不知道是要继续往前跑还是回去找他,但是我回去好像也没什么用,还有可能会拖累到他,所以我决定还是往前走走看,边走边等。

  我这才打量起四周,发现这里跟刚才一样,也是个过道,只不过墙上多了一些雕刻,虽然我大学专业学的不是考古,对墓室的构造不是太了解,但我越来越觉得这座将军墓就像是一个迷宫。

  这次我走的很慢,原因是希望后面的冬铭央快点追过来,还有一点是前面的墓室越来越黑,墙上的夜明珠好像越往里面越少,想起先前冬铭央说这是夜明珠的时候,我刚才从背包里拿出刀子试着能不能挖一颗出来看看,发现有戏,就是费点时间,心里想着是不是回头挖两颗带走。

  借着刚才从背包里拿出来的手电筒的光,我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过道的尽头,前面又是分左右两条道,跟先前的状况是一摸一样,我怀疑自己是不是一直在绕圈子。

  但随后我就注意到,在对面的墙角处有一个洞,像是临时被人挖出来的一样,非常的粗糙,我举着手电筒往里面照去,不过由于里面太深了,只能照到三四米远。

  但此时的我心里却是激动了一下,说不定从这洞里面过去会看见其他人,瞬间有了动力,我握紧了手电筒小心翼翼的爬了进去。

  爬进去后我才发现这洞挖的是有多简陋,刚刚好只够我往前爬,如果没有背后的包,我想还可以翻身,但加了一个背包的高度,使得我在里面胳膊都抬不起来,只能一点一点慢慢的往前挪动。

  所幸这个洞的距离不是太长,爬了大概十多分钟,终于看见前面有亮光透了进来,我心里一喜,难道前面有人?

  不过我心里还是留了个心眼,怕碰上村子里偷尸体的那伙人,所以在快要到洞口的时候,我关掉了手电筒,小心翼翼的往里面看去。

  里面的光非常的暗,不过至少可以让我看清里面的情形,这是一个四方形的石室,非常的简陋,在石室的中央放着一口棺材,棺材旁边零零散散的堆放着一些像陶器样的容器,估计是陪葬品。

  这个石室给我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,但又说不上来哪里怪异。

  我从洞里爬出来,打开手电慢慢的走向那口棺材,这还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棺材,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在剧烈的跳动着。

  等我走到那口棺材旁边的时候,我才猛然发现那种怪异的感觉来自哪里。

  这口棺材没有棺材盖,我下意识的看向棺材里面,看到了一堆严重腐烂的骨头,我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  心里暗骂自己想象力太丰富,这都什么世纪了,怎么可能会有僵尸什么的,但是突然又想起刚进来的那一幕,我心里又有些动摇,随即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,也不知道冬铭央怎么样了。

  我绕着棺材来到另一边,发现发光的东西是一个手电筒,手电筒上面刻了一串英文,我也看不懂,不过我的注意力已经不在手电筒上面了,而是我发现在棺材的另一边躺着一个人,一个穿着白袍子的人。

  一开始我还有些兴奋,终于看见活人了,不过当我借着手电筒发出的光,看见他的后脑勺已经完全空了的时候,我顿时感觉自己的下身一阵哆嗦,差点就忍不住当场尿了,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。

  我很想闭上眼睛不去看他,却又怕他会突然跳起来扑到我身上,有时候真的光靠想象力就能逼死一个人。

  不断地在心里给自己自我安慰,确定那具尸体死透了后,我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,心里暗骂一句真没出息。

  我跟那具尸体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后,打量了起来,看着像二十多岁的样子,穿着的白袍和我在村子里看到的那个人身上的一模一样,应该是同一伙人。

  从我的角度看,他的后脑勺好像消失了一样,在耳朵那里就紧紧地贴在地面上,看上去很滑稽。

  但是我能从耳朵后面直接看到他脑壳里面,顿时感觉胃里面一阵翻江倒海。

  赶紧移开目光,然后捡起地上的手电筒往四周照去。

  这里除了这口棺材和这个死人之外,就是一些瓶瓶罐罐的容器,也没有找到其他的出口。

  我心里有些疑惑,好奇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死的,他的后脑勺给我的感觉是不可能是人干的,而且这个地方就这么大,只有一个我爬进来的那个洞口,他也不可能是在外面死的然后尸体自己爬进来的,可是这一切又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  这些未知的东西顿时让我的大脑有些烦躁,心里越来越不安,很想抬头狂吼一声,宣泄一下这些负面的情绪。

  举着手电筒的手也是被我一顿狂扫,但就在我抬头的时候,刚好手电筒的光也扫到了上面,我看见就在我右边的的墙上面有一个洞,但是这个洞有点高,离地面有一点距离。

bbin官网注册 版权所有© www.hbycyaoye.com 技术支持:bbin官网注册 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