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你与我的悲欢离合 34 家庭教育要搞好

2019-08-05 点击:772
?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”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了,我们班的成绩还是一样,在普通班里领先,但仍旧落后于重点班。”班主任站在讲台上拿着全校排名沉思了一会,继而抬头将全班同学上下扫视了一圈后,就将视线停在了江离身上。

  “江离。”

  正在做物理磁场题的江离听到自己的名字后,猛地抬头盯着班主任,思绪却像被练习册上的“磁场”吸引了去,一时半会抽不出来,竟没听到班主任下一句说什么。

  “江离!”

  被惊醒时,听到的又是班主任喊自己名字的声音。不同的是,少了第一遍的温文尔雅。

  “嗯?”即使是回应老师,江离也是面无表情,这一点,每次被老师点名就吓得魂飞魄散的合欢可是做不到。

  班主任右手拿着年级排名,左手拇指在排名上一直顺着往下滑,翻了好几页后,她才在合欢名字的位置停了下来。

  “江离,你学习成绩那么好,你妹妹合欢的成绩却不尽如人意。”她重重叹了口气,“你们俩都是同一个老师教,同一个父母教,学习环境应该说是一模一样,江合欢。”

件反射般从位子上弹起,像被人抽着脚底的筋一样向老师鞠了一个躬,然后机械性的回答:“是,老师。”

  班主任腾出右手朝合欢挥了挥,“坐下吧,不用这么紧张,我说你,平时应该向江离多请教才是,多学学他的学习方法,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他,这么好的免费资源,不用留着给别人用吗?”

  合欢刹时羞红了脸,只能附和的点点头,弯腰坐下的同时,她转头看了一眼江离,谁曾想竟看到了江离嘴角一抹鬼魅的勾笑。

  自己眼花了吗?

  她不敢相信,但这个角度看上去的笑容,实在是太养眼了些。

  班主任继续着她的喋喋不休,“江离,你这家庭教育要搞好啊,不能两极分化,这样吧,合欢的成绩就由你来负责了,期末考试她的成绩若还是原地踏步,我只找你。”

  不置可否,这一刻合欢心里确实美滋滋的。自己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别人将自己和江离“强行”套上关系,心里还真的是有种“地下恋情被承认”的快感。

  林夕转过头看了一眼江离,合欢不知道这个时候林夕心里是什么滋味,有什么想法,可无论怎样,自己心里怎么都抹不掉对林夕那种“报复”的快感。

  江离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就又低头在练习册上写他的物理公式,就好像中间从未被打断过一样,不过他低头认真的样子,合欢承认,真他娘的迷人。

  “你还要生我气么?”江离转头看向合欢,轻轻的问她。

  班主任已经离开了教室,教室像马蜂窝被捅了似的嗡嗡作响,所以江离的这声看似求好的话,刚一出口就被轻轻盖了过去。

  见合欢未搭理自己,江离很是受挫。

  毕竟有那么多女生为了跟自己说一句话,挤破头皮也会在所不惜,尽管这么形容有点不要脸吧,可江离的嘴角还是不可自制的浮上了笑容。

  江离闭上眼睛沉默片刻,就又鼓起勇气转过头问合欢:“江合欢,今晚放学后我们一起回家,哪也不许去,听到了么?”

  谁知合欢却一脸惊讶,“凭啥?”

  江离从未觉得自己太过霸道,以至于合欢听到这句话后做出的反应,让江离第一次觉得很是受伤。

  尽管这样,江离还是耸耸肩故作镇定,“老师说了,你成绩上不去,我也没好下场。”

  冷战了这么久,这是要和好了么?合欢有点欣喜,于是她配合的点点头,回了江离一个好看的微笑。

  放学铃声响起,好不容易熬到最后一刻,合欢收拾好书包就准备狂奔,看到江离后又突然想起来他说的话,但看他还在皱着眉头做着物理大题,她便轻声问他,“江离,我们什么时候回家?”

  “急什么,又不是回不去了。”哪知江离头也没抬,只是冷冷的回给了合欢这句话。

  合欢一时语塞,只好轻声叹气留在座位上,托着腮帮等江离。

  好不容易等到江离做完题收拾书包,林夕却突然冒出来,嗲声嗲气的对江离说:“江离,我想和你说几句话。”

  江离快速看了一眼合欢,然后将视线挪向林夕,“怎么了?”

  林夕咬着嘴唇,“我想…我想和你单独说几句话…”

  江离的眉头迅速隆起,犹豫了片刻就看着合欢,“你去外面等我。”

  合欢“哦”了一声,看了一眼林夕,便不情愿的离开了。

  教室同学已经全部离开,只有江离和林夕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充斥着空荡荡的周围,和尴尬又冰冷的空气。

  江离将书包收拾好,抬头对上林夕的眼睛,“怎么了,有事?”

  林夕还是咬着嘴唇,那唇边娇嫩的肌肤似乎快要被她吃进嘴里,却还是不肯言语。

  江离透过窗户,看见合欢正搓着两只手取暖,从她嘴里呼出的空气正一点点染白着她周围的空气,和他自己的内心。

  “那,没什么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?”江离见林夕不肯说话,又不忍心让合欢在那么冷的冬天里挨冻,就又忍不住问林夕,“那我走了?”

  林夕还是不说话。

  在江离印象中,他与林夕之间,即使是男女朋友关系的时候,也是相敬如宾的相处方式。所以连说一句什么话,做一件什么事,他都要看一眼林夕的表情,考虑林夕的感受。

  即使现在两人分开,相处方式依然一如既往,可林夕永远不会知道,这种事事都像过独木桥一样谨小慎微的感觉,让江离很是不自在。

  见林夕没什么反应,江离便抓起书包起身转向门外,谁知刚要跨出门槛,林夕却牢牢的抓着他的袖子,带着哭腔对江离说,“江离,不要走。”

  合欢听到门口有动静,转过身时,林夕与江离两人牵着手的身影,正如一抹绚烂的阳光冲进合欢的眼中,让她无法直视。

  96

  蒲苇花

  2019.08.03 20:19

  字数 2029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”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了,我们班的成绩还是一样,在普通班里领先,但仍旧落后于重点班。”班主任站在讲台上拿着全校排名沉思了一会,继而抬头将全班同学上下扫视了一圈后,就将视线停在了江离身上。

  “江离。”

  正在做物理磁场题的江离听到自己的名字后,猛地抬头盯着班主任,思绪却像被练习册上的“磁场”吸引了去,一时半会抽不出来,竟没听到班主任下一句说什么。

  “江离!”

  被惊醒时,听到的又是班主任喊自己名字的声音。不同的是,少了第一遍的温文尔雅。

  “嗯?”即使是回应老师,江离也是面无表情,这一点,每次被老师点名就吓得魂飞魄散的合欢可是做不到。

  班主任右手拿着年级排名,左手拇指在排名上一直顺着往下滑,翻了好几页后,她才在合欢名字的位置停了下来。

  “江离,你学习成绩那么好,你妹妹合欢的成绩却不尽如人意。”她重重叹了口气,“你们俩都是同一个老师教,同一个父母教,学习环境应该说是一模一样,江合欢。”

件反射般从位子上弹起,像被人抽着脚底的筋一样向老师鞠了一个躬,然后机械性的回答:“是,老师。”

  班主任腾出右手朝合欢挥了挥,“坐下吧,不用这么紧张,我说你,平时应该向江离多请教才是,多学学他的学习方法,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他,这么好的免费资源,不用留着给别人用吗?”

  合欢刹时羞红了脸,只能附和的点点头,弯腰坐下的同时,她转头看了一眼江离,谁曾想竟看到了江离嘴角一抹鬼魅的勾笑。

  自己眼花了吗?

  她不敢相信,但这个角度看上去的笑容,实在是太养眼了些。

  班主任继续着她的喋喋不休,“江离,你这家庭教育要搞好啊,不能两极分化,这样吧,合欢的成绩就由你来负责了,期末考试她的成绩若还是原地踏步,我只找你。”

  不置可否,这一刻合欢心里确实美滋滋的。自己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别人将自己和江离“强行”套上关系,心里还真的是有种“地下恋情被承认”的快感。

  林夕转过头看了一眼江离,合欢不知道这个时候林夕心里是什么滋味,有什么想法,可无论怎样,自己心里怎么都抹不掉对林夕那种“报复”的快感。

  江离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就又低头在练习册上写他的物理公式,就好像中间从未被打断过一样,不过他低头认真的样子,合欢承认,真他娘的迷人。

  “你还要生我气么?”江离转头看向合欢,轻轻的问她。

  班主任已经离开了教室,教室像马蜂窝被捅了似的嗡嗡作响,所以江离的这声看似求好的话,刚一出口就被轻轻盖了过去。

  见合欢未搭理自己,江离很是受挫。

  毕竟有那么多女生为了跟自己说一句话,挤破头皮也会在所不惜,尽管这么形容有点不要脸吧,可江离的嘴角还是不可自制的浮上了笑容。

  江离闭上眼睛沉默片刻,就又鼓起勇气转过头问合欢:“江合欢,今晚放学后我们一起回家,哪也不许去,听到了么?”

  谁知合欢却一脸惊讶,“凭啥?”

  江离从未觉得自己太过霸道,以至于合欢听到这句话后做出的反应,让江离第一次觉得很是受伤。

  尽管这样,江离还是耸耸肩故作镇定,“老师说了,你成绩上不去,我也没好下场。”

  冷战了这么久,这是要和好了么?合欢有点欣喜,于是她配合的点点头,回了江离一个好看的微笑。

  放学铃声响起,好不容易熬到最后一刻,合欢收拾好书包就准备狂奔,看到江离后又突然想起来他说的话,但看他还在皱着眉头做着物理大题,她便轻声问他,“江离,我们什么时候回家?”

  “急什么,又不是回不去了。”哪知江离头也没抬,只是冷冷的回给了合欢这句话。

  合欢一时语塞,只好轻声叹气留在座位上,托着腮帮等江离。

  好不容易等到江离做完题收拾书包,林夕却突然冒出来,嗲声嗲气的对江离说:“江离,我想和你说几句话。”

  江离快速看了一眼合欢,然后将视线挪向林夕,“怎么了?”

  林夕咬着嘴唇,“我想…我想和你单独说几句话…”

  江离的眉头迅速隆起,犹豫了片刻就看着合欢,“你去外面等我。”

  合欢“哦”了一声,看了一眼林夕,便不情愿的离开了。

  教室同学已经全部离开,只有江离和林夕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充斥着空荡荡的周围,和尴尬又冰冷的空气。

  江离将书包收拾好,抬头对上林夕的眼睛,“怎么了,有事?”

  林夕还是咬着嘴唇,那唇边娇嫩的肌肤似乎快要被她吃进嘴里,却还是不肯言语。

  江离透过窗户,看见合欢正搓着两只手取暖,从她嘴里呼出的空气正一点点染白着她周围的空气,和他自己的内心。

  “那,没什么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?”江离见林夕不肯说话,又不忍心让合欢在那么冷的冬天里挨冻,就又忍不住问林夕,“那我走了?”

  林夕还是不说话。

  在江离印象中,他与林夕之间,即使是男女朋友关系的时候,也是相敬如宾的相处方式。所以连说一句什么话,做一件什么事,他都要看一眼林夕的表情,考虑林夕的感受。

  即使现在两人分开,相处方式依然一如既往,可林夕永远不会知道,这种事事都像过独木桥一样谨小慎微的感觉,让江离很是不自在。

  见林夕没什么反应,江离便抓起书包起身转向门外,谁知刚要跨出门槛,林夕却牢牢的抓着他的袖子,带着哭腔对江离说,“江离,不要走。”

  合欢听到门口有动静,转过身时,林夕与江离两人牵着手的身影,正如一抹绚烂的阳光冲进合欢的眼中,让她无法直视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”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了,我们班的成绩还是一样,在普通班里领先,但仍旧落后于重点班。”班主任站在讲台上拿着全校排名沉思了一会,继而抬头将全班同学上下扫视了一圈后,就将视线停在了江离身上。

  “江离。”

  正在做物理磁场题的江离听到自己的名字后,猛地抬头盯着班主任,思绪却像被练习册上的“磁场”吸引了去,一时半会抽不出来,竟没听到班主任下一句说什么。

  “江离!”

  被惊醒时,听到的又是班主任喊自己名字的声音。不同的是,少了第一遍的温文尔雅。

  “嗯?”即使是回应老师,江离也是面无表情,这一点,每次被老师点名就吓得魂飞魄散的合欢可是做不到。

  班主任右手拿着年级排名,左手拇指在排名上一直顺着往下滑,翻了好几页后,她才在合欢名字的位置停了下来。

  “江离,你学习成绩那么好,你妹妹合欢的成绩却不尽如人意。”她重重叹了口气,“你们俩都是同一个老师教,同一个父母教,学习环境应该说是一模一样,江合欢。”

件反射般从位子上弹起,像被人抽着脚底的筋一样向老师鞠了一个躬,然后机械性的回答:“是,老师。”

  班主任腾出右手朝合欢挥了挥,“坐下吧,不用这么紧张,我说你,平时应该向江离多请教才是,多学学他的学习方法,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他,这么好的免费资源,不用留着给别人用吗?”

  合欢刹时羞红了脸,只能附和的点点头,弯腰坐下的同时,她转头看了一眼江离,谁曾想竟看到了江离嘴角一抹鬼魅的勾笑。

  自己眼花了吗?

  她不敢相信,但这个角度看上去的笑容,实在是太养眼了些。

  班主任继续着她的喋喋不休,“江离,你这家庭教育要搞好啊,不能两极分化,这样吧,合欢的成绩就由你来负责了,期末考试她的成绩若还是原地踏步,我只找你。”

  不置可否,这一刻合欢心里确实美滋滋的。自己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别人将自己和江离“强行”套上关系,心里还真的是有种“地下恋情被承认”的快感。

  林夕转过头看了一眼江离,合欢不知道这个时候林夕心里是什么滋味,有什么想法,可无论怎样,自己心里怎么都抹不掉对林夕那种“报复”的快感。

  江离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就又低头在练习册上写他的物理公式,就好像中间从未被打断过一样,不过他低头认真的样子,合欢承认,真他娘的迷人。

  “你还要生我气么?”江离转头看向合欢,轻轻的问她。

  班主任已经离开了教室,教室像马蜂窝被捅了似的嗡嗡作响,所以江离的这声看似求好的话,刚一出口就被轻轻盖了过去。

  见合欢未搭理自己,江离很是受挫。

  毕竟有那么多女生为了跟自己说一句话,挤破头皮也会在所不惜,尽管这么形容有点不要脸吧,可江离的嘴角还是不可自制的浮上了笑容。

  江离闭上眼睛沉默片刻,就又鼓起勇气转过头问合欢:“江合欢,今晚放学后我们一起回家,哪也不许去,听到了么?”

  谁知合欢却一脸惊讶,“凭啥?”

  江离从未觉得自己太过霸道,以至于合欢听到这句话后做出的反应,让江离第一次觉得很是受伤。

  尽管这样,江离还是耸耸肩故作镇定,“老师说了,你成绩上不去,我也没好下场。”

  冷战了这么久,这是要和好了么?合欢有点欣喜,于是她配合的点点头,回了江离一个好看的微笑。

  放学铃声响起,好不容易熬到最后一刻,合欢收拾好书包就准备狂奔,看到江离后又突然想起来他说的话,但看他还在皱着眉头做着物理大题,她便轻声问他,“江离,我们什么时候回家?”

  “急什么,又不是回不去了。”哪知江离头也没抬,只是冷冷的回给了合欢这句话。

  合欢一时语塞,只好轻声叹气留在座位上,托着腮帮等江离。

  好不容易等到江离做完题收拾书包,林夕却突然冒出来,嗲声嗲气的对江离说:“江离,我想和你说几句话。”

  江离快速看了一眼合欢,然后将视线挪向林夕,“怎么了?”

  林夕咬着嘴唇,“我想…我想和你单独说几句话…”

  江离的眉头迅速隆起,犹豫了片刻就看着合欢,“你去外面等我。”

  合欢“哦”了一声,看了一眼林夕,便不情愿的离开了。

  教室同学已经全部离开,只有江离和林夕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充斥着空荡荡的周围,和尴尬又冰冷的空气。

  江离将书包收拾好,抬头对上林夕的眼睛,“怎么了,有事?”

  林夕还是咬着嘴唇,那唇边娇嫩的肌肤似乎快要被她吃进嘴里,却还是不肯言语。

  江离透过窗户,看见合欢正搓着两只手取暖,从她嘴里呼出的空气正一点点染白着她周围的空气,和他自己的内心。

  “那,没什么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?”江离见林夕不肯说话,又不忍心让合欢在那么冷的冬天里挨冻,就又忍不住问林夕,“那我走了?”

  林夕还是不说话。

  在江离印象中,他与林夕之间,即使是男女朋友关系的时候,也是相敬如宾的相处方式。所以连说一句什么话,做一件什么事,他都要看一眼林夕的表情,考虑林夕的感受。

  即使现在两人分开,相处方式依然一如既往,可林夕永远不会知道,这种事事都像过独木桥一样谨小慎微的感觉,让江离很是不自在。

  见林夕没什么反应,江离便抓起书包起身转向门外,谁知刚要跨出门槛,林夕却牢牢的抓着他的袖子,带着哭腔对江离说,“江离,不要走。”

  合欢听到门口有动静,转过身时,林夕与江离两人牵着手的身影,正如一抹绚烂的阳光冲进合欢的眼中,让她无法直视。

bbin官网注册 版权所有© www.hbycyaoye.com 技术支持:bbin官网注册 | 网站地图